title_temp
客服熱線: 400-6880909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信托學堂 > 信托研究

關于廣西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與五礦信托 股權收益權轉讓糾紛一審判決的評析

作者 信托業務三部 馮露君

雖然收益權已經不是什么新名詞,如股權收益權、應收賬款收益權、存單收益權等等,各類以收益權為基礎資產的理財產品也頻頻出現在理財市場,這其中收益權產品設計運用最多的金融機構當屬信托公司。但是,在法律層面,收益權到底是何種性質的權利,法律是沒有明確規定的。對于如何裁定收益權糾紛,不同的司法部門,做法也略有差異。繼安信信托訴昆山純高案件之后,最近廣西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西有色”)與五礦國際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五礦信托”)股權收益權糾紛一案,經過青海省高院審理做出的一審判決,引起了作為信托從業人員的筆者的關注。

一、案情的概述

2014年10月24日,五礦信托與廣西有色簽訂了《回購合同》,約定廣西有色將其合法持有的再生金屬公司87.37%的股權收益權轉讓給五礦信托,轉讓價款為500000000元。五礦信托取得股權收益權后,廣西有色應該按合同的約定回購全部特定股權收益權并支付回購價款。廣西有色應按合同約定收購全部特定股權收益權并支付回購價款。回購價款等于回購本金與回購溢價金額之和,溢價率為13%/年。同時,《回購合同》還約定如廣西有色未按照合同約定支付其應付的特定股權收益,或未履行/未完全履行其在合同項下的回購特定股權收益權的義務,或未按合同約定履行支付其應付的其他任何款項的,廣西有色應在收到五礦信托通知后5個人工作日內予以改正并采取滿足五礦信托要求的補救措施,否則五礦信托有權宣布各筆回購本金均提前到期。

依據回購合同的約定,廣西有色未按照本合同約定支付任何一筆回購本金、回購溢價款的,或廣西有色未按本合同約定支付應付的任何款項,五礦信托有權要求廣西有色立即支付,且有權自廣西有色逾期之日起按逾期未支付款項的萬分之一按日記收違約金。回購合同約定,廣西有色出現任何違約情形,自違約情況發生之日起要求廣西有色支付違約金,違約金數額為特定股權收益權轉讓價款的10%。

與此同時,五礦信托與廣西有色簽訂了《股權質押合同》,約定廣西有色以持有的再生金屬公司全部股權出質給五礦信托,以其持有的再生金屬公司全部股權出質給五礦信托對其在《回購合同》項下全部債務提供質押擔保,擔保的范圍為主合同約定的回購價款以及債務人因違法合同約定而產生的違約金、賠償金、債務人應向五礦信托支付的其他款項以及債務人因違反合同約定而產生的違約金、賠償金、債務人應向五礦信托支付的其他款項,并同日辦理了股權質押登記手續。2014年10月27日,五礦信托成立了信托計劃并向廣西有色支付股權收益權轉讓價款人民幣500000000元。

在信托項目運行的過程中,依據《回購合同》約定,廣西有色應于2015年6月19日向五礦信托支付回購溢價款15816438.36元,但廣西有色并未支付。五礦信托向廣西有色督促履行,廣西有色于2015年7月10日向信托計劃的受益人出具了《還款計劃說明書》,承諾其將于2015年7月17日前向五礦信托支付回購溢價款500萬元,并于2015年7月24日前向五礦信托支付剩余應付未付款項。截止2015年8月7日,廣西有色僅支付回購溢價500萬元,并未支付剩余款項。

二、案件爭議點及法院的判決

(一)原告方的訴求

原告方五礦信托向青海省高院提起民事訴訟,提出訴訟請求:1.要求廣西有色向原告支付應付未付的股權收益權回購溢價以及提前到期的剩余股權收益權回購價款,合計回購價款本金500000000元,回購溢價158,665,753.43元。2.請求廣西有色向原告支付違約金,違約金的計算方式為特定股權收益權轉讓價款的10%,加上自回購方逾期之日起按逾期未付款的萬分之五按日記收違約金,至被告實際給付全部逾期未付款項之日止,即2015年9月28日,共617,404,11元,合計50,617,404.11元。3.要求處置被告名下持有的全部廣西再生金屬有限公司質押股權,要求對質押股權處置價款在質押擔保范圍內享有優先受償權。4.訴訟費用由原告承擔。

(二)被告方的答辯

被告方廣西有色針對廣告的主張進行了答辯,并提供了以下的一些理由:1.本案的基礎法律關系是借貸法律關系,雙方簽訂的股權收益權合同,名為買賣,但實際為借貸。2.五礦信托所陳述的廣西有色有嚴重的違約行為是不成立的,廣西有色在合同履行中只是有部分利息沒有支付,已經支付了大部分利息。3.本案訴請的利息,即回購款和違約金的問題。五礦信托既主張利息又主張違約金有失公正,不應當支持。4.若本案回購合同關系成立,五礦信托要求支付本金即無合同依據,無法律依據,不應當得到支持。5.五礦信托要求溢價款違反合同。按合同計算無法得到五礦信托要求支付的溢價款。廣西有色認為五礦信托主張的廣西有色提前支付款項的條件未成就,其主張不能成立。五礦信托僅就廣西有色未付的利息可主張,其他訴求沒有依據,應當依法駁回。

(三)法院對爭議的判決

青海省法院對五礦信托和有色金屬之間的糾紛進行裁決,并對雙方爭議的法律關系、訴訟請求等問題逐一進行了判決,具體內容如下:

1.對于回購本金和溢價款的認定

對于原告要求支付500000000元本金和回購溢價158,665,753.43元的主張。法院認為雙方所簽署的《回購合同》屬于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且沒有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理應當合法有限。依據《信托法》的第8條的規定,設立信托應當采用書面形式。

這個案件中,第一,雙方簽訂的《回購合同》對信托財產的范圍、種類及狀況、轉讓價款、信托計劃的成立、回購的價款等均有明確的約定。符合相關法律的規定。第二,信托的特征是委托人將自己的財產交由他人管理和處分,受益人獲益。結合這個案件,廣西有色將所擁有的特定股權收益權轉讓給五礦信托,五礦信托取得該收益權之后,約定廣西有色進行回購。

《回購合同》存在兩種法律關系:第一是受讓方與轉讓方基于信托合同的條款安排轉讓特定股權收益權所形成的信托法律關系;第二,轉讓方(回購方)和受讓方之間基于收益權的回購合同形成的回購法律關系。雙方均有設立信托的意思表示。與通常意義上的借款及還款不同。因此,本案件屬于營業信托糾紛,而非借貸糾紛。

依據雙方所簽訂的《回購合同》的約定,若廣西有色未按照本合同約定支付任何一單筆回購本金、回購溢價款的,或廣西有色未按照本合同約定支付任何一筆回購本金、回購溢價款的,或廣西有色未按照本合同約定支付其應付的任何款項,五礦信托有權要求廣西有色立即支付,且有權自廣西有色逾期之日起按逾期未支付款項的萬分之五計收違約金。廣西有色拖欠回購溢價款的行為構成雙方當事人所約定的違約情況,原告的對于本金和溢價款的訴求應以支持。

2.對于廣西有色向五礦信托支付收購價10%違約金,及按照預期未付款項萬分之五按日記收違約金

法院認為,依據《收購合同》的約定,廣西有色出現任何違約情形,自違約情形發生之日起要求廣西有色支付違約金,違約金金數額為特定股權收益權轉讓價款的10%。同時,依據該合同的約定,廣西有色未按照合同約定支付任何一筆回購款本金、回購溢價款的,或廣西有色未按照合同約定支付其應付的任何款項,五礦信托有權要求廣西有色立即支付,且有權自廣西有色逾期之日起按逾期未支付款項的萬分之五記收違約金。廣西有色拖欠回購溢價款的行為已經構成雙方所約定的違約行為,依照合同約定應當承擔違約責任。前述的兩項違約金,在合同中都有約定,并且違約金的性質不同,支持五礦信托的違約金主張。

3.質押股權優先受償權的問題

原被告雙方簽訂了《股權質押合同》,合同簽訂時意思表示真實,且沒有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限。質押合同對五礦信托享有債權的擔保范圍約定明確,并辦理了相關質押登記。五礦信托的主張并無不當。應當得到支持。 

三、對于五礦信托訴廣西有色股權收益權轉讓糾紛的評析

關于收益權糾紛的訴訟,五礦信托訴廣西有色股權收益權轉讓糾紛并不是首例。在比較有指導意義和影響力的安信信托訴昆山純高案件中,法院的對于收益權的默認,被實務人員解讀為這是司法部門對收益權模式的積極認可和默許。這種新型權利出現的出現,雖然法律上依然沒有明確規定收益權,司法實踐中也缺少常態化的處理方式,但是法院在處理這一類案件中,會反映出這一種趨勢:既不過多的去還原收益權背后真實的交易目的,也不否定收益權這種新型權利,往往回避專門就收益權進行討論,而是結合具體案件中所爭議的焦點,在現行的法律體系之下,通過已經有的法律規則就案件進行討論和分析。法院在處理五礦信托訴廣西有色這個案件處理的過程中,也同樣表現出這種傾向性。

但是在這個案件中,引發思考的點在于法院在做出裁決時是否在認清案件事實的基礎上,法院的法官是否已經明確收益權案件中所涉及到的法律關系,并做出與現行法律規定相一致的判決內容。筆者認為,法院的判決在理解法律概念、處理法律關系、認定責任的承擔這些方面,在這個案件中,并不太理想,甚至在誤導大家對于收益權類信托項目法律關系的理解。

(一) 信托項目的交易結構

為更好的梳理這個案例的法律關系,首先需要對這個案件的交易結構進行梳理,依據項目所涉及到的《五礦信托——廣西有色股權收益權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認購/申購風險申明書》、《礦信托——廣西有色股權收益權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信托合同》、《廣西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與五礦國際信托有限公司之股權收益權轉讓既回購合同》、《股權質押合同》等法律文件,五礦信托——廣西有色股權收益權糾紛的信托交易結構基本可以還原如下:

blob.png

(二)股權收益權糾紛所涉各方主體之間的關系

1.N個投資者(以下簡稱“投資人”)與五礦信托的信托關系

本信托屬于自益信托,投資人與五礦信托之間是信托法律關系。投資人將資金委托給受托人五礦信托,五礦信托設立“五礦信托—廣西有色股權收益權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下簡稱“集合信托”),信托目的為購買廣西有色金屬集團對子公司股權的收益權,受托人依據集合信托合同的約定,運用信托財產。受益人為投資人,受托人依據信托合同的約定對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

2.五礦信托與廣西有色金屬集團的融資關系

五礦信托與廣西有色金屬集團之間的關系,依據銀監會所下發的文件,應當屬于融資關系。信托公司在管理這類業務時,通常將這一類業務視為“融資類業務。因為依據《中國銀監會關于印發信托公司凈資本計算標準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規定,附加回購類業務為融資類業務。

依據《通知》第二條的具體內容為:對于同時包含融資類和投資類業務的信托產品,信托公司在計算風險資本時應按照融資類和投資類業務風險系數分別計算風險資本。融資類業務包括但不限于信托貸款、受讓信貸或票據資產、附加回購或回購選擇權、股票質押融資和準資產證券化等業務。

3.本項目交易結構的梳理和分析

通過以上的分析可知,在這個項目之中,五礦信托發行了五礦信托——廣西有色股權收益權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五礦信托依據集合信托計劃合同的約定將集合信托募集的資金用于購買股權收益權,并約定由廣西有色金屬集團到期回購,而依據銀監會下發的文件,本項目被認定為融資類業務。因此,五礦信托與廣西有色金屬集團之間屬于融資關系,但是實際采用的方式為股權回購的模式。

(三)筆者對本案法院對于爭議點認定的幾點看法

1.對于信托關系的認定不妥

法院將五礦信托與廣西有色之間的法律關系認定為信托關系,存在不妥之處。信托是指信托業務是一種以信用為基礎的法律行為,一般涉及到三方面當事人,即投入信用的委托人,受信于人的受托人,以及受益于人的受益人。《信托法》對信托的定義是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對受托人的信任,將其財產權委托給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義,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目的,進行管理或者處分的行為。

在這個案件中,如果要說存在信托關系,那么所依據的應當是《五礦信托——廣西有色股權收益權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約定,社會投資者與五礦信托之間存在信托關系,并且這個信托的目的為信托目的為購買廣西有色金屬集團對子公司股權的收益權。

廣西有色與五礦信托之間所存在的關系為股權收益權的轉讓關系,只不過和一般的權利轉讓關系不一樣的地方在于:第一,本次股權收益權的轉讓方就是將來的回購方,而股權收益權的受讓方就是將來的被回購方,廣西有色與五礦信托之間存在遠期回購關系。第二,回購屬于溢價回購,溢價回購率為13%,溢價回購款的支付并不是實際回購時才支付,而是采用了類似于借款利息的支付方式,按季或者按月進行支付。第三,回購行為并不是要等到回購期屆滿才進行回購,如果廣西有色發生違約,將觸發回購條款,五礦信托有權要求廣西有色提前進行回購。

因此,法院的判決直接將五礦信托與廣西有色之間的關系認定為信托關系,與項目的實際情況并不相符合,并且違反了《信托法》對信托設立以及信托法律關系的認定。

2.違約金存在重復計算的問題

案件中涉及到兩類為違約金:第一類是回購本金未能支付,導致違約,應當按照回購的本金的10%計算違約金;第二類違約金為廣西有色未按照合同約定回購本金或者溢價款的或者沒有支付任何一項款項,五礦信托有權要求廣西有色立即支付,且自廣西有色逾期之日按照逾期未支付款項的萬分之五計收違約金。那么在這個過程中,如果本金沒有支付,那么回購本金也是屬于未支付款項的范圍,那么也將被納入到為違約金的計算基數的范圍之內,與第一類違約金一起計算,那么其實存在重復計算。對于這個細節問題,法院的法官判決時并沒有給予注意,雖然兩種違約方式,合同都進行了約定,但是同時計算兩類違約金,這種計算方法可能導致違約金過高的問題。

3.對于收益權類信托糾紛的再思考 

與安信信托訴昆山純高案件相比較,這個案件的一審判決,多個地方值得引起思考和爭議。但是無論如何,對于收益權相關的交易結構設計與運用,從信托從業人員的角度分析,這些方面是需要重點關注的。

第一,收益權基礎資產的選擇。收益權是對基礎資產收益的一種權利,其權利的運用和行使,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基礎資產的質量。如果基礎資產本身就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那么要讓基礎資產產生收益就是更難上加難,購買這樣的一個權利,購買者的權利與利益是非常沒有保障的,投資者需要謹慎。

第二,收益權的真實轉讓。對于收益權的真實轉讓主要是要考慮到保障收益權購買者的利益,實際上也就是風險的實際承擔方的利益。如果權利的真實轉讓處理不當,在未來主張權利的訴訟過程中,雖然受讓人已經支付了轉讓對價,但是因為權利沒有實現真正的轉移,那么受讓方將會面臨支付款和收益權兩空的局面。另外,最好的轉移方式是建議連基礎資產一同進行轉移,確保受讓人對收益權的控制。

第三,對于信托投資人,特別是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目前信托公司剛性兌付的局面依然沒有打破,那么信托公司可能面臨巨大的賠付風險。由于收益權這種權利的特殊性,因此,收益權模式的運用對信托公司的管理能力提出了更大的挑戰,信托公司需審慎客觀看到收益權項目。

總之,收益權的誕生就像是一把雙刃劍,它既為融資需求開辟了新的道路,同時又為信托公司的經營管理能力提供新挑戰,在這類產品運行和管理的過程中,信托公司需要審慎對待收益權所涉及到的各個環節,注意合規風控問題。


誠信引領未來    專業創造價值

400-6880909 周一至周五9:00-11:30 13:00-17:30
立即預約